满陇 > 汽车 > 天使日记 嫂子,我们都是你的后援团!

天使日记 嫂子,我们都是你的后援团!

[导读]: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,有这样一群和死神赛跑的人,他们是父母,是妻子,是丈夫,是儿女但在疫情面前,他们是身着白衣战袍的天使。中国之声《天使日记》第十九篇,...

  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,有这样一群和死神赛跑的人,他们是父母,是妻子,是丈夫,是儿女……但在疫情面前,他们是身着白衣战袍的“天使”。中国之声《天使日记》第十九篇,记录“白衣天使”们的工作日常,捕捉“战疫”最前线的点滴感动。

  我叫陈超,是武汉市汉口医院骨外科医生,我爱人叫郭智勤,是武汉市汉口医院泌尿外科的护士长。今天是我们俩加入抗击疫情一线天,也是我们跟孩子分开的第25天。陈梓越,我和妈妈很想你,等我们把病毒打跑,就去爷爷家接你,咱们去海洋公园看海豚,去中山公园划船,去吃热干面……

  我和我爱人在接到工作安排后就奔向了一线。我在呼吸二病区,我爱人在门诊留观病房,虽然在一栋楼的楼上楼下,我们也不能见面,除了紧张繁忙的工作,剩余不多的时间就是抓紧休息,等待下一场战斗。

  今天查房时,有一位乐观的老奶奶拉着我们要跟她合影,她74岁了,今天又跟我汇报早餐又多喝了一瓶牛奶,谁能想到她1周前被家人送来时,还是一位依靠呼吸机辅助呼吸的虚弱病人。

  在这段时间的工作中,我们总结出了一些治疗经验,这位乐观的老奶奶就是我们成功从死亡线上拉回的病人之一。我想,今天的这个时候,我们和她都感到很幸福……

  我是武汉市第三医院的护士陈鹏志。今天是我在一线天。前两天,我所在的医院收到了一批防护物资,随物资来的,还有一封给我的信,信里这样写道——没有一个冬天不能逾越,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。嫂子,我们都是你的后援团!原来这些物资是老公和他中铁五院的同事筹来的。

  疫情刚开始的时候,确实感觉很无助,也面临防护物质匮乏的问题,医院也公开向社会求援。作为一个普通护士,我的作用很有限,没想到我在朋友圈发了后,很快就得到了老公几位热心同事的响应。

  暖心的事一件接着一件,近期每天都能收到社会捐赠的物资。前来增援的医疗队的人也被充实到各个科室,前段时间弥漫在我们心中的孤军奋战的气氛一扫而空,国家这个概念此时突然显得那么真切而具体。

  今天的晨间护理和往常一样忙碌,当我转身要离开时,一位阿姨叫住了我,“可以麻烦你帮我拿一下牛奶吗?”她指了指柜子,我心领神会,从柜子里拿出牛奶,奶有点凉,我赶紧找了一个干净的瓷碗,把奶倒进去拿去加热。当我端着热牛奶送到阿姨手里,看着她喝了一口,正准备离开时,阿姨突然嚎啕大哭起来,我吓得手足无措,赶忙问她怎么了,她说:“孩子啊,你待我像亲人一样啊!”我心里一酸,眼前模糊了。

  我和阿姨说了好多话,听她讲她的生活,安慰着她,慢慢地阿姨笑了,我也该去忙了,阿姨说:“谢谢你,西安姑娘。”我点了点头,西安姑娘,我喜欢这个称呼。

  我是青海省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侯学智,今天是我加入抗击疫情一线年前,我以一名医学生的身份来到湖北三峡大学攻读临床医学专业。13年后,我以一名支援医生的身份再次来到湖北。

  病区里有一位77岁的老奶奶。奶奶来的时候比较重,连续几天上吐下泻,根本吃不了饭。病情随时有可能加重,甚至危及生命。每个人上班的第1件事,就赶紧问问这个病人今天吐了吗?吃了没?好点了没?庆幸的是治疗后,肺部的感染病灶较前明显吸收。查房的时候我告诉她肺炎好多了,你很快就能回家了。奶奶就一直拉着我的手在说感谢。

  虽然隔两层手套,但真的感觉是暖暖的。她还问我,我不大会讲普通话,你们听不懂,实在是不好意思。我半开玩笑的跟他说,奶奶你不觉得我长得像湖北人吗?我可是半个湖北人,旁边的病人笑了,说你们长得都一样,都是白衣服白帽子还都戴眼镜。我心想着我长什么样子不要紧,要紧的是我能记住你的面容,更想记住你回家的样子。我们期待武汉的樱花烂漫,也欢迎你们来青藏高原欣赏这里的格桑花。

  这段时间,我和我的队友们都竭尽所能地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。而除了我们,还有不少人坚守在平凡的岗位上,为城市的正常运转默默付出。

  来到鄂州后,为了减少传染,我们都通过线上超市购买生活用品。有一位叫“阿霞”的大姐,经常为我们代买生活用品,却拒绝我们支付配送费。有专门接送医护人员的公交车司机,每天从早到晚,要在酒店和医院之间往返无数趟,有时甚至是凌晨一两点,厚厚的口罩一戴就是一整天。还有我们工作的医院旁边雷山医院工地上不分白天黑夜的施工工人,这个城市还有许许多多这样带着温暖,发着微光,照亮抗击疫情一线的普通人。

  半个多月的时间,原本组里10个重症患者换了许多新面孔。有不少患者转去普通病房,意味着患者脱离了危险期,病情平稳了。回想刚来到金银潭医院的那两天,有好几个病人每天都要抢救,现在大部分患者的情况都趋于好转。

  随着各项工作都步入轨道,我也终于能挤出点时间和家里人聊聊了。女儿写了封信,太太用手机翻拍下来发给了我:

  “亲爱的爸爸,现在上海的家里一切安好,虽然我很想念你,但我觉得武汉的病人更需要你们医疗队的帮助。我、妈妈、外公和外婆都期盼着你带着胜利的喜悦凯旋而归!

  谢谢我的女儿,我们一定会平安回去。明天又是新的一天,希望这次的疫情能够尽快控制,所有人的生活都能重回正轨。

  在这段时间的工作中,我们总结出了一些治疗经验,这位乐观的老奶奶就是我们成功从死亡线上拉回的病人之一。

  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,有这样一群和死神赛跑的人,他们是父母,是妻子,是丈夫,是儿女……但在疫情面前,他们是身着白衣战袍的“天使”。中国之声《天使日记》第十九篇,记录“白衣天使”们的工作日常,捕捉“战疫”最前线的点滴感动。

  我叫陈超,是武汉市汉口医院骨外科医生,我爱人叫郭智勤,是武汉市汉口医院泌尿外科的护士长。今天是我们俩加入抗击疫情一线天,也是我们跟孩子分开的第25天。陈梓越,我和妈妈很想你,等我们把病毒打跑,就去爷爷家接你,咱们去海洋公园看海豚,去中山公园划船,去吃热干面……

  我和我爱人在接到工作安排后就奔向了一线。我在呼吸二病区,我爱人在门诊留观病房,虽然在一栋楼的楼上楼下,我们也不能见面,除了紧张繁忙的工作,剩余不多的时间就是抓紧休息,等待下一场战斗。今天查房时,有一位乐观的老奶奶拉着我们要跟她合影,她74岁了,今天又跟我汇报早餐又多喝了一瓶牛奶,谁能想到她1周前被家人送来时,还是一位依靠呼吸机辅助呼吸的虚弱病人。

  在这段时间的工作中,我们总结出了一些治疗经验,这位乐观的老奶奶就是我们成功从死亡线上拉回的病人之一。我想,今天的这个时候,我们和她都感到很幸福……

  疫情刚开始的时候,确实感觉很无助,也面临防护物质匮乏的问题,医院也公开向社会求援。作为一个普通护士,我的作用很有限,没想到我在朋友圈发了后,很快就得到了老公几位热心同事的响应。

  暖心的事一件接着一件,近期每天都能收到社会捐赠的物资。前来增援的医疗队的人也被充实到各个科室,前段时间弥漫在我们心中的孤军奋战的气氛一扫而空,国家这个概念此时突然显得那么真切而具体。

  今天的晨间护理和往常一样忙碌,当我转身要离开时,一位阿姨叫住了我,“可以麻烦你帮我拿一下牛奶吗?”她指了指柜子,我心领神会,从柜子里拿出牛奶,奶有点凉,我赶紧找了一个干净的瓷碗,把奶倒进去拿去加热。当我端着热牛奶送到阿姨手里,看着她喝了一口,正准备离开时,阿姨突然嚎啕大哭起来,我吓得手足无措,赶忙问她怎么了,她说:“孩子啊,你待我像亲人一样啊!”我心里一酸,眼前模糊了。

  我和阿姨说了好多话,听她讲她的生活,安慰着她,慢慢地阿姨笑了,我也该去忙了,阿姨说:“谢谢你,西安姑娘。”我点了点头,西安姑娘,我喜欢这个称呼。

  病区里有一位77岁的老奶奶。奶奶来的时候比较重,连续几天上吐下泻,根本吃不了饭。病情随时有可能加重,甚至危及生命。每个人上班的第1件事,就赶紧问问这个病人今天吐了吗?吃了没?好点了没?庆幸的是治疗后,肺部的感染病灶较前明显吸收。查房的时候我告诉她肺炎好多了,你很快就能回家了。奶奶就一直拉着我的手在说感谢。

  虽然隔两层手套,但真的感觉是暖暖的。她还问我,我不大会讲普通话,你们听不懂,实在是不好意思。我半开玩笑的跟他说,奶奶你不觉得我长得像湖北人吗?我可是半个湖北人,旁边的病人笑了,说你们长得都一样,都是白衣服白帽子还都戴眼镜。我心想着我长什么样子不要紧,要紧的是我能记住你的面容,更想记住你回家的样子。我们期待武汉的樱花烂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满陇五号-首页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/qiche/2020/0218/163.html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